20191

历史中的今天巴努·钦内图(Banu Cennetoğlu)的艺术

english version

巴努·钦内图, 《安全是吓人的》,2017原创铝制标示黄铜. 展览现场弗里德里希阿鲁门博物馆卡塞尔. 14届卡塞尔文献展. 摄影:Roman Maerz.

201811月的一个清晨土耳其警察围捕并拘留了十几名伊斯坦布尔艺术文化和学术界人士这绝不是政府第一次针对这些人采取行动艺术家记者教授人权活动家从事叙利亚难民问题库尔德问题或者亚美尼亚种族灭绝等敏感话题的研究者从马克思主义者到温和派的左派人士还有其他无数人都陷入了雷杰甫·塔伊甫·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政府持续数年的的镇压行动中

这位现任土耳其总统兼三届前总理在2013年平安度过了盖齐公园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后来又逃过了2016年那场失败的政变他持续的镇压活动显示出了惊人的报复心超过五万人因为这场政变遭到监禁其中很多人被长期关押却没有进入任何起诉程序这些被拘留者中包括商人慈善家和艺术赞助人奥斯曼·卡瓦拉(Osman Kavala)。传言说埃尔多安把卡瓦拉称作土耳其的红色索罗斯”,政府更明确指称他为盖齐事件背后的策划者密切关注伊斯坦布尔艺术界动向的记者H·G·马斯特斯(H. G. Masters)在他发表于《ArtAsiaPacific》上的文章中写道关押卡瓦拉这一举动在土耳其文化界民间社会组织和非政府组织中散播了深深的寒意”。马斯特斯是为数不多为国际观众报道20173月埃尔多安改革土耳其艺术和文化领域举措的记者之一

11月的凌晨突袭被广泛视作这项改革的一部分这些突袭随即被解释为加强针对卡瓦拉的正义行动的一次尝试虽然卡瓦拉自201710月以来一直被监禁却没有任何官方指控但在政府眼中他的主要罪行似乎是他是阿纳多卢文化(Anadolu Kültür)组织的创始人和主席该组织与土耳其各地的边缘化社群关系紧密同时卡瓦拉还运营着Depo,这是一个小型却活跃同时政治上也充满活力的伊斯坦布尔艺术中心以对记忆压迫和城市转型等紧迫问题的关注而著称11月被拘留的13人中至少有两人是阿纳多卢文化组织执行委员会的成员此外还包括Depo的项目协调员Asena Günal。两天之内警方释放了Günal和几乎其他所有人只有一人尚未释放)。虽然拘留的时间不长但不能低估这次行动预示的威胁为了更容易理解请这样想象一下纽约一家小型但重要的艺术机构例如Artists SpaceKitchen)的负责人凌晨四点被从床上被拉起来接受警方审讯只因为他们对特朗普有过一些隐晦的批评

BAS内部空间伊斯坦布尔,2015. 摄影:Nico K. Tucci.

了解这一背景对理解巴努·钦内图(Banu Cennetoğlu)的作品来说极为重要钦内图在美国的首个个展于本月在纽约雕塑中心(SculptureCenter)开幕此外她还在伊斯坦布尔经营着一个艺术空间面积甚至比Depo还要小空间的名字“BAS”是土耳其语中的一个词根意思是命令式的打印!”空间外部没有任何标志只有在两个台阶之间的立面上写着这三个字母。BAS位于伊斯坦布尔卡拉科伊区附近一栋不起眼的办公大楼的高层这个空间致力于对艺术家书形式和功能的实验和推进它在某种程度上受到Printed Matter的启发钦内图若干年前在纽约生活时经常不花一分钱地呆在那里阅读和学习那时Printed Matter还在伍斯特街上钦内图当时是一位时尚摄影师并为《Dazed&Confused》、《Self Service》《Purple》等杂志工作

钦内图并非尤其对时尚本身有兴趣她更感兴趣的是萨拉热窝国家图书馆遭受的破坏或土耳其东南部库尔德人的战争1980年代末期在伊斯坦布尔学习心理学偶然地参加了一个社区摄影课程并坚持了下来大学毕业后钦内图卖掉自己的车换了一张去巴黎的机票和在专业摄影学校Spéos一个月的学费随后她获得了一年的奖学金并与纽约的一家代理机构签订了合同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得非常快钦内图发现自己独自一人忍受着来自千里之外的家庭压力同时也因为她工作的领域的局限性运作不良和不公平而感到沮丧她为一位日本设计师做了一季的广告这让她在接下来一年经济上有所保障但她对大部分此类工作都充满了抵触经济上很快就举步维艰

她感觉自己在纽约遇到了僵局——要想从事更多有趣的编辑工作就只能通过接商业活儿来养活自己能够目睹图像制作的政治但无法参与或改变它们——这些都在某种程度上使得她决定退出时装摄影圈并且尽一切努力成为艺术家。(其他影响因素包括1999年在伊斯坦布尔附近的伊兹米特发生的大地震她在离开土耳其很长一段时间后首次回国的旅行中经历了这次地震以及她在布鲁克林目睹和拍摄的9/11事件关键时刻艺术家阿斯·厄克曼(Ays Erkmen)敦促她申请阿姆斯特丹的荷兰皇家视觉艺术学院(Rijksakademie)的项目钦内图在那里的时间正好和罗莎·巴尔巴(Rosa Barba)、莱恩·甘德(Ryan Gander)、吉尔·马吉德(Jill Magid)、大卫·马利科维奇(David Maljković)以及沙亚·纳沙特(Shahryar Nashat)等人的时间重叠。 2009钦内图在接受《Bidoun》杂志的的Michael Vazquez采访时这样解释她的决定:“我开始在前南斯拉夫和格鲁吉亚以及土耳其东南部旅行对我来说把这些脆弱的材料丢到那个美丽的图像汪洋中时尚杂志)。这种方式太随意和诗意了我需要更坚实的东西。”

— 文/ 凯琳·威尔森-葛蒂 | Kaelen Wilson-Goldie,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