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征

长征新空间开幕
2016.05.03

艺术家汪建伟与长征空间负责人卢杰艺术家徐震与王思顺.

全文摄影杜可柯

如果要给北京各大画廊制作卡通人物形象长征空间的形象肯定是个有点儿怪怪的大叔不是因为他的核心代理艺术家名单上鲜有女性名字也不是因为长征灵魂人物卢杰本人的气质使然而是从创始之初的长征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2010年的长征计划胡志明小道”,重访与行走就成了该空间某种具有象征意义的关键词加上直接放进题目的具体革命历史指涉以及随处可见的“20世纪用语”(这次新空间开幕长征老员工集体赠送的花篮署名为长征退伍老兵团”;2002年老长征时每一站的工作总结叫沿途战报”),大叔形象更加确凿无疑而且还是跟今天有点儿距离的大叔不过如果从参加国内外艺术博览会的数量以及旗下艺术家的美术馆级别展览机会来看作为画廊的长征空间在铁幕竹幕都崩溃只剩弹幕一统东西的全球化后网络后人类我们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的时代似乎运作得游刃有余至少与国内大部分同行相比是如此也许正是这样的反差让长征的大叔形象总是让人觉得有点儿怪

当然这一切都以卡通形象为前提形象化简单直接方便我们处理信息不过有时候这形象过于生动就会离开实体开始自己走路长征的大叔估计已经在不少人心里扎了营每次看展览都难免跟他对照一二

428日重新装修后开张的长征空间脱去了原来门口的那一抹荧光黄换上一身社会主义绿”,原本隔开的两个大展厅打通合为一体高窗白墙既凸显了焕然一新之气又给人似曾相识之感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2010胡志明小道行走期间卢杰在湄公河的小船上一边对着河鲜大快朵颐一边宣布社会主义实现的那一天小资也可以是自然生活的一部分

艺术家王音合艺典藏的杨圣年长征空间的梁中蓝没顶公司的金利萍与关超群.

新空间首场展览的主角王思顺一身黑衣上前握手道贺发现手都冰凉他笑说是布展累的”。不过这体温跟场内作品倒十分搭配艺术家长期收集来的各种大大小小的石头及其衍生品”。按照新闻稿的说法这些石头应该都类似人物肖像不过要从这些五彩斑斓密集散放的石头上看出人脸来可能也并非易事至少我可怜的注意力做不到已经不当阿特爸爸好多年的赵要好心帮我指认了几块后来在许多媒体稿里都出现了的人脸石头被泼过硫酸后的小三长着黑色胎记的男人……不管真像假像前后两个展厅的对比自然物与人造品看似散漫的横向铺开与看似规矩的美术馆式陈列明显经过深思熟虑不过讨论作品好坏的工作还是留给艺术家长征的艺术家最爱谈艺术),开幕当天重要的还是人

六点多人群开始向长征后院集中矮桌子小板凳钵钵鸡烤鱼啤酒……这晚宴适合初夏很接地气”,惹得陈文波进院子就大叫好像成都哦”。大家落座后果然舒服得懒得移动晚饭吃得波澜不惊徐震忙着开小会卢杰忙着奚落客人两位老板在艺术北京的展位挨在一起亲密关系早已超越艺术家与画廊主快到八点时突然落下的骤雨迫使大家转移地方一部分人躲进东八一部分人离开798,去了芳园西路上的餐吧百蒂”。在百蒂门口碰到秦思源一块儿进去发现围桌喝啤酒的人不到十个都是熟脸年轻艺术家和在座的前辈比起来除了当天主角王思顺以外就只有赵要一人两人在桌尾小声讨论了很久估计是重要的艺术问题最后被刚从首尔回来的刘韡打断:“思思你展览也太成功了把别人都看回家学习去了。”

艺术家赵要与胡向前策展人评论家秦思源.

开幕第二天长征空间的公众号推出了一篇名为长征空间升级史1.08.0的长征路的微信文章回顾从2002年创建之初至今十四年的奋斗历程在这篇图文并茂的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到长征如何从一个流动的策展项目变成实体的商业画廊也可以看到卢杰的衣着风格如何从农业时代进入信息时代还有不少如今看来已经称得上是珍贵历史照片的图像资料比如UCCA现任馆长田霏宇当年在长征3.0办公室的办公现场不过不管人员如何变化长征还在继续从当年总爱借着展览讨论些国家天下革命历史人民大众到今天装点门脸全心全意为艺术家服务卢杰神奇的社会主义小资梦可能一点儿没变毕竟当年毛委员长谈判时也得高呼蒋委员长万岁”。

艺术家杨光南与杨心广深圳OCT当代艺术中心总监刘秀仪.

— 文/ 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