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之际

2016.07.05

Bank“破产派对现场,2016.摄影姚梦溪.

最近一次上海当代艺术的分水岭发生在2013连续兴办6曾对上海当代艺术产生巨大推动作用的SH Contemporary(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被叫停。2014年的博览会热可以看成针对市场空窗期的报复性反弹同时前后多家私人美术馆开馆迎客实际上这股热潮从2009年艺术家在松江创意工房联合策划的群展资产阶级化了的无产阶级可以寻到一些蛛丝马迹展览标题意图描述一个巨大反转原先在20世纪70年代被号召向无产阶级工人学习的资产阶级在今天不但接手了一切工具吞噬了无产阶级的生产资料还激发了空间的分裂以及人的分裂生产方式经过短暂的联合又回归到个体

艺术行业早已全面迎接资本化有艺术家戏言,20年前能卖掉一件作品实在是感觉开心今天再卖只觉得是场灾难”。但艺术商业化并不是上海唯一的记忆点:1990年代的一批艺术家曾经独立筹钱或自费策划展览他们花大量时间聚集讨论再邀请其他城市艺术家来上海共同实践针对同一话题展开多维度的探讨对当时的上海来说这是一贴兴奋剂群展名单不受年龄工作方向的限制力图在作品之间形成有效的相互刺激但自桃浦大楼系列艺术项目(2011)之后上海艺术家再也没有联合策划过展览——2009年松江展览的提法已经充分发酵资本暂时粉碎了联合的可能艺术又向艺术之外的不同目标奔去

2009年随外滩美术馆成立新的艺术气候慢慢在外滩一带成形。2012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创建开始接受中外艺术家的驻地申请。ART021博览会于2013年创办之初首选地址也在外滩佳士得拍卖在不远的圆明路找到了办公室同年马修·伯利塞维兹(Mathieu Borysevicz)经朋友推荐在两天内拿下外滩原上海银行公会大楼的二楼空间并原封不动地将其命名为“Bank”。以平均每个月一次的签约频率,Bank熬过了第25份合同更新。2016年六月中旬政府下令收回所有国有房产马修及其策划团队MABSOCIEY被勒令一周内搬离收到通知后他们准备了一场欢乐的破产派对变卖书籍艺术家衍生品等家底”,向空间告别

两年多来,Bank的展览和活动给人的印象是严谨活泼创始人马修的嬉皮风格贯穿于画廊整体运作中包括项目和艺术家的选择作为一家这月不知下月的合同能否续签的画廊,Bank不是时刻在赚钱反而是不停在玩耍今年四月这里举办了一场市集马修请来做出版物的艺术家和生产者一同摆地摊艺术家何颍雅把自己打扮成移动的书柜现场售卖艺术家独立制作及山寨出版物而策划这场活动的由头则是北京箭厂空间四年书的新书发布。2012年玛雅历法的世界末日前夕,MABSOCIEY刚成立不久还没找到空间安顿下来马修借了上海视觉学院曾经的展览空间V art Center欢度末日”,邀请30位不同地区的艺术家借时髦的话题提出反问究竟是什么使得流行文化和消费文化如此吸引人最早Bank组织了不少有态度的群展也会做很难卖出去的艺术家项目老外和中国艺术家在中国艺术界里从来分工明确MABSOCIEY尝试通过展示华人艺术家作品呈现早已模糊但也难以调和的东西方文化隔阂。2015,Bank邀请纽约年轻策展人王辛策划“The BANK Show, Vive le Capital”,带来了许多没有延时的老外作品

Bank“破产派对现场,2016.摄影姚梦溪.

从选址原银行公会大楼那一刻开始,“资本便成了Bank绕不开的重要课题马修的前期设想本来是做一个项目空间但最终空间的面积大小和地理位置决定了Bank必须是一家画廊近年上海房租每年递增10%,艺术机构普遍面临不小的生存压力何况Bank这种需要不停与公家续签合同的空间因此,Bank的话题性群展逐渐减少画廊身份越发明确似乎也属必然之前马修表示过在中国什么事最后都会和钱挂钩没有必要去抵抗或者避让而是需要寻找一些画廊运作的新可能在资金相对固定的前提下谨慎经营旗下艺术家这并不是一个规定而是逐渐发展出的约定俗成”。马修设想出一套后画廊模式与一些非代理的艺术家合作以项目连接他们的实践同时他还联合外滩其他机构自发成立了一个小协会艺术在外滩”(Art on the Bund)。

市场的沸腾势必带来投身当代艺术可以赚钱的假象今天年轻艺术家在思考作品的同时也必然会在先做得更好看一点先纯粹或者激进一点做权衡选择后者的艺术家不免需要第二项副业维持生活当创作没有独立成立的可能性时市场的认可就变得更单一或更重要由上至下的画廊美术馆策展系统无法给予艺术家实践更多的空间非盈利空间数量的增加多少能填补这部分空缺但几乎每一家非盈利空间都需要在艰难解决生存问题的同事兼顾机构本身的特殊性与合法性刚在北京朗家胡同创办Salt Project的年轻策展人富源就说起过空间的房租是她跟搭档韩馨逸用自己的工资和稿费在交两人都过着节俭的生活

回想到2006年上海艺术家曾在香格纳画廊比翼艺术中心多伦美术馆证大现代艺术馆等多家机构的支持下组织“38个个展”,如何有效联合与交流在当下就显得尤为紧要。“38个个展并没有特殊的连接点每一位艺术家都有充分表达的空间它提示着如何看待展览本身以及作品如何通过展览产生共鸣。2016年年初广州五家机构宣布成立广州五行非营利艺术机构联合会目的除了寻找更多资金支持外还有借此壮大声势给予彼此更多合作讨论的空间短暂的分裂过后单个机构也许变得更加完整且有方向但机构的壮大需要再次的联合在资本空前强大的今天机构间连接或许是避免破产再度上演的生存之道

— 文/ 姚梦溪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