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怡亭谈近期创作

2016.09.12

侯怡亭,“绣像台侯怡亭实验典藏展展览现场,2016.

2003年的台北变装秀以来现居台北的艺术家侯怡亭开始尝试在摄影图像上刺绣透过异质媒材的堆迭覆盖创造影像生产的质变探索观看经验的多种面相除了作品持续探讨的身体符号形象等议题也借由刺绣的劳动身体经验从社会文化的角度对艺术生产系统进行提问本文中艺术家详述了今年5月至7月在凤甲美术馆展出的绣像台侯怡亭实验典藏展背后延续的近期创作脉络以及她对当代这一概念的思考

影像可不可能成为一种物质一直是我尝试借由刺绣与摄影物质表面相迭合来探讨的问题之一我将世界视为可视触的图像介面透过数位影像与刺绣之间的反复辩证试图对资本世界所生产的影像进行再次质变同时也因为刺绣的手工行为将影像与身体经验带向新的可能2011年的作品复体我拍摄的拍摄对象是尚未被资本化的大型综合市场及屠宰场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我总觉得那是一种充满人性本能的场域既野性又自由而在资本化的生活中人性似乎已慢慢消失殆尽我在拍好的影像上刺绣参照西方中世纪绘画文艺复兴时期印象派时期经典作品里的图像符号将高级文化符号置入常民生活的场域消解被符号化的西方美学

近年我的兴趣转向女性劳动史1960年代台湾与美国签定协议后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中大批被宣传为乖巧认真努力的台湾女性劳工进入加工区或者在自家客厅从事代工2015年的代工绣场计划里我将刺绣视为文化行动邀请多位参与者代工者共同于商业画廊制作作品为期一个月最终呈现的也不是上墙后的完整成品而是一群人在现场劳作的过程

绣像台则是我第一次尝试把美术馆的收藏品做一个推进除了研究它对自身创作的影响更包含了对失落文化如何在现代生活中再度被看见以及当代艺术如何更具包容性等问题的思考。《易安词意》(2016)是以凤甲美术馆收藏的刺绣作品作为思考的起点将我自己对传统美学的理解应用到录像这一媒材里重新演绎在研究藏品易安词意-绿肥红瘦刺绣屏风的过程里我理解到用典临摹是关键——我们不仅可以在中国水墨里看到文人精神的延续刺绣艺术多半也是将经典绘画依照设计者的理解进行分色再由一群刺绣者共同完成传统的刺绣作品没有单独的作者而是以一个绣庄的名字出品相较之下西方美术史的进程则强调前卫精神及个人的独特性并鼓励推翻过去的美学这促使我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视当代为更具包容的性格我们该如何在历史及全球化的现象中找到自身的位置

复体易安词意都对既有美学进行了质疑与反刍解构再还原图像到影像生产间的连结然而在成像方法上两组作品则用了不同的方式:《易安词意为四频道录像装置呈现了影像透过劳动过程的显影经由一段时间拆解绣品安排至不同时间序列正反向时间轴反复在一定的时间回路里以减法的概念将机器编织的刺绣复制品进行手工拆解和建构。《复体则是以加法的概念在庶民市场摄影场景的强烈视觉经验与西方美术史中名画图像之间制造撞击代工绣场就开始与我合作的策展人许峰瑞将刺绣分为两个层次来进行问题意识的界定一方面是刺绣在资本化过程的异变与现代化样貌另一方面则承接上述思考图像与影像生产间的当代连结因此我们得从美术馆收藏中的文化主体出发以创作方法及形式为媒介从而去缝合当代与古典时间与记忆为历史嫁接起一道桥梁因此,《复体系列作品中对于西方绘画象征性图像与台湾本土场景的冲突场域绣像台中可视为一种方法——我们如何看待刺绣这项传统工艺被纳入西方语境的艺术中进行讨论这涉及到指认的概念而另一部分,《复体内的冲突场域在绣像台中与易安词意分别隔着白黑色两个展览空间的相望使得作品的内在冲突感因为易安词意的观念解构而更加协调地朝向文化整体性方向延伸看似黑白对比看似中西冲突但实际上是吸纳东西之长并融合成自身文化的考量。《复体在此保留了原先的作品意涵及形式但同时因为计划的整体性及对文化观照所采取的位置和姿态使我们看到了不同的可能

— 文/ 采访/李依桦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