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ULLENS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798艺术区 4号路
2017.09.15–2017.12.17

寒夜展览现场,2017.

你穿过巴金长篇小说寒夜的开场文字走进艺术家娜布其刻意降低的天花板和一些室内场景算是走进了一个小说的氛围真要说起来展览和小说没有那么相近四位艺术家演绎这则家庭矛盾的方式更像是精神分析式的一系列浓缩和移置娜布其用镜子将展厅围了一圈含蓄地只在悬吊灯箱的支架上透露出一点她的雕塑中特有的纤细伸展的造型巴金小说中扮演了大他者角色的奉光到李然这里变为一系列排演素材铺张的堆砌它们几乎架空了正本延续李然一直以来对叙事性的解构刘诗园将影片场景设在丹麦借喻小说中的兰州而战时的陪都重庆则被陈轴替换为赛博空间他在蓝洞中为小说角色搭建的冷光野山洞是人工自然的绝佳符码影片中大量的心理描写恰好最贴近寒夜的笔法剧中年轻女孩的内心戏所统治的世界是社交媒体的投射陈轴也活在里面实际上年轻女孩的身份并不必然意味着生理上是女性她们的服饰是一串串彩珠——陈轴专属的迷幻药连同先前的影像散文模仿生活来看也许陈轴本人更像是法国激进团体Tiqqun所刻画出的年轻女孩的后微信版本

展厅中四位艺术家的创作在回应文本的同时也都可以看作是独立自主的作品两位策展人没有扮演小说的作者而更多是这些艺术家多年的读者最入戏的人也许他们欣赏的观众也是能够找出最多文本间性的书迷式爱好者关于这种强调互文性的展览引用小说作为叙述框架其动机不仅仅因为这可以是个高明的推广或沟通的策略当然消费社会的过度生产会加剧这种现实和小说界限的反转在这点上当代艺术走的最远的可能是Reena Spaulings,这个名字以小说主角的身份出现在纽约艺术圈现在是个成功的观念画家和画廊主具体而言策展人申舶良和戴章伦想要的互文应该还要落地于今天中国艺术家的现实处境在巴金的小说中,1947年盘旋在重庆上空的流言和恐惧是小说心理描写的动力是否要撤退到大后方成为所有人反复琢磨的问题反过来想想流言在今天的艺术圈是如何起作用的——从工作室搬迁到胡同生活圈的缩减以及近期雕塑工厂暂时关门的氛围其实还真像是一系列定时的空袭警报

— 文/ 陈玺安

陈陈陈可能宝宝

WYOMING PROJECT
北京市东城区后永康胡同12
2017.08.20–2017.09.30

陈陈陈,“可能宝宝展览现场,2017, 摄影: Sun Shi,@Wyoming Project.

深藏在东城区胡同中的Wyoming Project,在展厅中央的一件第一视角射击游戏装置前观众们被鼓励进入简略异化的三维世界寻找漂浮的银色子弹同时屠杀游戏中会随着压力逐渐变大的陈陈陈的形象和他身着良民装束”、无攻击性的孩子们”。“孩子们的形象来自艺术家于2012年的作品可能宝宝》,两百多个宝宝都是艺术家用自己的形象和他社交媒体中的女性形象数码合成的后代”。作品的印刷件被悬挂在巨大的游戏投影旁相比之下那些精心放置在空间里以及gif海报上比常人阳具小一号的粉色或银色的自慰器子弹显得既无能又可爱

反复的虚拟死亡不仅给已经交代了叙事因果的展览带来了“flow”,也给夏末雨水充沛的疲乏胡同生活抛了个麻木的媚眼在电影美国丽人陷入中年危机的男主角在精神上突破性压抑后立马被一枪爆头快乐地死去与之相对,“可能宝宝则是一登场便卸下了肉身展露出粗大神经追寻的最终另我(alter ego)。

他很年轻会用无耻”,一边百无禁忌邀请任何人参与到他研究成功学的职业生涯中一边小心翼翼拿捏着曝光度他所谓看通透的赤裸诚恳或安逸麻木的小叛逆看似是一种被迫形成的风格实则为后全球化时代虚弱无力的中产阶级氛围自然生长的产物外卖时代信手拈来又无处可藏的无聊和消极为驱动相比美国黑人多媒体艺术家American Artist抗争性的更名与针对全力结构积极消解的参与性工作方式陈陈陈的自嗨是快活地游荡在体制的边界外正是因为这讨巧的个性设定和消耗性的生产方式让陈陈陈陷入了性交后忧郁”(PCT),迅速地变态生长他到底是会得到熟练的制造和操控自我的能力兽迷”(喜好拟人化虚构动物角色的次文化群体聚会中找到完美的另一半还是以发条橙的主人公为榜样彻底放弃抵抗归顺于癫狂的体质洪流享受暴力的治愈更或者化身为粉红色火烈鸟世界上最污浊圣女”(Divine),带领着她拖车公园中的信众将无耻进行到底

陈陈陈可能是白雪公主后妈的魔镜一个不清不浊的意外看他的时候要小心殊不知几时会撞到突然间的自我

— 文/ 林锐

化学之爱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一空间|TANG CONTEMPORARY ART CENTER 1ST GALLERY
北京市朝阳区大山子酒仙桥路798工厂2号入口D06
2017.08.05–2017.09.16

刘雨佳,《黑色海洋》,2016单频电影彩色有声时长3835.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群展化学之爱无论从视觉还是概念上来说都十分多元化参展艺术家大多出生于1980、1990年代所用媒介跨越录像装置绘画摄影和表演除了年轻这一共性他们还都有着相当国际化的经历及简历整个展览策展思路的出发点是一本题为《PiHKAL:化学之爱》(PiHKAL: A Chemical Love Story)的书书中研究主要集中在致幻性的化学合成物作者亚历山大·舒尔金博士(Dr. Alexander Shulgin)和他的太太安·舒尔金(Ann Shulgin)将这些药物视作自我认知的绝佳工具通过使用药物那些不真实的虚构的人造的感受可以直达大脑皮层但这个平行世界注定会消退留下的是失落妄想和空虚在策展论述中同样的妄想是由数码科技社交媒体虚拟的互连性和超链接引发的所有这一切都有赖于感官作用于大脑但最终结果仍然是孤立艺术实践也无法摆脱这种妄想和孤立的影响

展览的组织方式更侧重个体艺术家的独特性而非着意形成整体叙事一进入展厅观众就可以发现自己正面对着各种或大或小的矛盾其中一些相对来说更私密和微妙的作品几乎是以一种逐渐遁去的姿态存在——无论是表现一种临时状态还是以转瞬即逝为主题卡娜的作品沌白》(2017)是一组纸上碳粉绘画而石至莹和韩青臻的几件绘画作品则极为纤细轻盈另有一部分作品更加直接强调物质感视觉上也更具侵略性”,比如刘张铂泷拍摄的实验室微观世界的摄影作品以及廖斐解构绘画语言同时又强调绘画材料属性的油画作品有时矛盾隐藏在同一艺术家的不同作品里以致颖的梦魇》(2014)慢跑》(2014)为例两件作品南辕北辙又彼此互为补充一种既嘲讽又令人不安的因素侵入了我们所熟悉的日常其中人的身体和存在被卷入一套新的逻辑一个收银员望着一个人在结帐柜台的传输带上慢跑或者是自然本身成为了一系列荒唐行径的舞台布景无不浸透着一种危险的幽默感同样的幽默也见于Yorkson致伯约战争是只存在于上帝和撒旦之间的》(2017),这件作品安放在一个用中世纪教堂彩绘玻璃做成的壁龛上象征公正和法制的圣经人物被法国儿童书里巴巴爸爸的形象和一个卡通小孩儿代替通向壁龛走廊两侧的涂鸦取材于三位一体以及其他圣经主题只不过也是用一种轻快游戏的笔调加以表现展览中视觉和概念上最令人震撼的是刘雨佳的黑色海洋》(2016),这件录像作品介于真实和虚构现实和幻景之间将观众渐渐带入一个人类的存在实属多余的世界在这些镜头里自然和人造混合在一起在刘雨佳拍摄的炼油厂唯一活动的事物就是机器单调的运动以及大雪中作业的风力涡轮机它们同荒芜且未经污染的风景并存动物如鬼魅般出没——这里是未来的原始社会”。姚清妹的雕塑一张100欧元纸币》(2014)则结合了表演和现成品在录像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在欧洲数个城市里揉搓一张面值100的欧元经过持续的揉搓下艺术家在货币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在纸币的经济价值上又附加了艺术的价值”。随后这张纸币作为一件活雕塑被拍卖出超过400欧的价格尽管参展作品成熟程度参差不齐但所有艺术家都明显更着迷于某种波德莱尔式的忧郁而非不可企及的理想

— 文/ 玛瑙 | Manuela Lietti

杨健建造废墟

泰康空间|TAIKANG SPACE
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草场地红一号艺术区B2
2017.08.10–2017.09.09

杨健,“建造废墟展览现场,2017.

路径是开放的但并不友好穿行其中需时时注意脚下并与钢筋尖端保持距离人的身体试图一步步探入钢筋塑造的结构同时留意到散布其中的另一些物件一些诡异的建筑物草图和模型架子上搁置着几块亮眼的明黄色黏土文字的出现吸引了注意力弯腰查看在一张张小纸片上印着的简短故事总在讲述牺牲肉体将灵魂注入建筑的隐喻屏幕上断断续续地显示着一些思考提纲式的文字和一个四面都装有吊顶的非现实内部空间这些废弃物被挑选被拾得被放置在陌生的空间被随机赋形废墟原有的记忆仍旧隐藏在其扭曲的形态里正如艺术家所说任何废墟的存在总是提示着它的起点——某个初始完整的建筑从意识形态的冲突直至精神破裂犹如第三国际纪念塔喻言般的存在只是那个完整的建筑永远只停留在意识层面中了他按照自己总结归纳的关于废墟建筑物的法则对建筑物的实用功能置换和抵消在草图上涂绘不可能实现的建筑形态建立起一个在客观感知之上的非客观世界原本建筑上残留着那种乐观的现代性被替换成了一幕幕荒诞剧

在这荒谬的时代现实中正同步上演着类似的剧情艺术家纷纷被高额房价驱逐到城市边缘工作室随时可能被一纸公文强行拆除艺术品真的变成了断壁残垣的陪葬品艺术家停留在那个灰色地带就像一个模糊身份的非法滞留总是吃一记当头棒喝再意识到身份的软弱艺术家内心所积压的愤怒与怨恨无处发泄作品真的可以提供出口吗还是另一种逃避抑或自我安慰废墟不是适合抒情缅怀的场所钢筋水泥发出一声声冷笑唯有强权和被强权摧毁的剩余物残留在当下的处境之中难道我们当真无法跳出这荒谬的本质建造废墟仿佛一个恶性循环在废墟的基础上不断建造新的废墟在内部它在物质的形态变化中扭转起点与终点就像艺术品对其物性不断地反诘在外部熵不断扩大并吞噬着一切已形成的物质与思想如今我们不再会去质疑艺术被泛化的属性可是艺术观念的步伐一直在内部行进我们仍然需要去思考如何在当下环境中建立起艺术在外界成立的条件

— 文/ 朱荧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