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后窗——后窗放映的新模式

2013.07.26

宋方,《记忆望着我》,2012高清录像彩色有声,87分钟.

后窗放电影今年五月在南京启动十多年前电影爱好者们在论坛后窗看电影交流观影心得如今获得资源的渠道更为丰富但艺术电影的放映空间依然稀少用杨城的话说这是联合所有能够联合的力量”,哥们一起闹革命卫西谛是后窗论坛的元老高达是它的现任版主水怪之前策划过多个电影展映杨城一个艺术电影制作公司的总经理。“后窗从线上走到了线下,“分享的精神却未曾改变他们把艺术电影带向更多城市

电影是有仪式感社交性的即使家里有再好的设备在电影院和大家一起看电影的感受还是不一样。”杨城说中国放映艺术电影的渠道或者为集中性的影展或者少数影片会放到网上供下载北京的百老汇电影中心是少有的坚持放映的机构不过在其它城市文艺青年们很少有在公共空间分享的机会后窗放映计划就是要把好电影带到更多城市促成长效的观影习惯活动启动不到三个月已经走过了十个城市计划今年到达四十个城市这很可能会形成中国第一条艺术院线”。

国内艺术电影的处境并不乐观电影市场看似繁荣赚钱的还是少数大片政府每年从票房里抽5℅做电影专项资金但资金的流向很难向艺术电影倾斜如果没有专门的机构介入那些小成本的有个人情怀的有艺术特质的有创新精神的电影可能就自生自灭导演得不到市场的反馈影迷也只能对传说中的电影望洋兴叹政府的扶持遥不可及改良电影生态还得从民间做起以放映促进生产是值得尝试的途径杨城认为大城市的年轻观众已经形成了付钱看电影的习惯缺的是了解的渠道和放映的空间后窗现在做的就是参与形成一个好的电影生态让多元的观影习惯日常化长效化

李睿珺,《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2012高清录像彩色有声,99分钟.

后窗放映第一季选择了杨瑾的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陈卓的杨梅洲》、郑大圣的天津闲人》、《危城》、万玛才旦的静静的嘛呢石》、宋方的记忆望着我》、李睿珺的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等作品与所谓独立电影不同它们都是有龙标是青年导演在相关法规允许范围内的艺术尝试”,却因为市场的原因很难在院线上映对于片源的选择杨城坦言这是可持续性面临的一个问题拍艺术电影的人就少能持续拍的就更少了所以很难有比较多的成熟的作品下一步会放一些老片子也希望能拿到国外的片源只有片源够丰富才能长久下去

放映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最终要建立的是一套完整的良好的宣发模式。“首先有制作公司有能力去能够去发掘更年轻或者没有人注意到的导演有能力对项目进行真正的把控和创作人员一起把好的电影拍出来这是制作的环节后面宣传和发行的环节也要配套要有一个机构或者一批人既理解这种电影又很了解电影的受众能把好的东西传达出去最后就是要有放映的渠道要有影院的终端。”杨城的判断是:“三个环节还都非常初级完全没有开始真正的发展。”

做电影不仅是一种情怀如何市场化也面临现实的诘问院线方面在十几个城市都有比较固定的合作伙伴因为场次集中平均的上座率比一般影院要高如果能够形成规模后窗放映希望对电影创作产生积极的作用导演会有信心一直拍下去投资人也有信心继续投入昙花一现就能变为相对稳定的产出杨城强调他们和公益性电影节的区别,“我们有一点想得很清楚一定是能形成商业模式能循环的它的形式可以是文化艺术范畴的东西但它的本质是要盈利的是商业模式的必须靠这个驱动下去公益性的听起来比较感人其实是无效的。”十个城市放映下来情况还不错已经有投资人愿意加入

谈到理想的电影环境杨城说得很平实:“就像一个真正的商场一样想买什么都能买到想看什么都能看到现在还是有点像供销社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下的供销社里面可以挑选的东西并不多我们的目标其实很简单就是让电影市场更充分。”

— 文/ 段凌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TIFF Lightbox两岸三地百年电影光华展

2013.07.04

:《第四代与第五代电影人座谈会现场:TIFF Bell Lightbox的艺术总监诺阿科文与杜可风)。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一直是将华语电影介绍到北美的重要口岸。1992年刚刚完成处女作落水狗的昆汀塔伦蒂诺在当年的电影节上带着全剧组成员为徐克制片程小东导演的影片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捧场多伦多TIFF Bell Lightbox的艺术总监诺阿科文(Noah Cowan)作为当年亚洲地区的电影节选片人清晰地回忆起这一幕。20年后他将更具雄心的计划带回多伦多——回顾中国电影百年的展览两岸三地百年电影光华”66日拉开帷幕

活动首次集合中国电影资料馆香港电影资料馆和中华台北电影资料馆在两个月内集中放映超过80部馆藏作品从默片时代仅存的珍藏(《劳工之爱情》、《西厢记》)到经典大师级杰作(《小城之春》、《花样年华》),从开创新纪元的新浪潮之作(《黄土地》、《投奔怒海》、《悲情城市》)到反哺好莱坞的功夫黑帮及神怪类型片(《侠女》、《英雄本色》、《倩女幽魂》),科文将80余部影片按制作时间顺序划分呈现并邀请陈凯歌谢飞成龙施南生杜琪峰等嘉宾开谈从中追溯三地电影之间的共同文化和历史渊源

片单从整体来看并无多少意外之选。“我希望选择最具代表性的及可能被忽略的重要作品希望让多伦多观众知道当谈论中国电影时最重要的作品都有哪些。” 科文对于片目的选择这样解释,“一些影片的保存和修复状况放映版权等问题也会影响最终的选择同时也有些人为的条件设定比如同一个导演尽量不放映超过两部作品。”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作为以观众为导向的电影节每年9月颁出的最高奖便是观众选择大奖”。在影评人口味和观众视角中后者显然更为重要这意味着胡金铨最具知名度的影片侠女比艺术表现上更为纯粹的空山灵雨更适合进入这个名单。“面对艺术影片放映环境的恶化我们不得不一再放映最经典最重要的作品以此提醒观众电影在视觉艺术中的重要位置而这一位置在我看来正在不断地遭受威胁。”科文特别强调

对于中国三地电影而言这种威胁似乎更加迫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西方通过充满人文思潮和革命精神的新浪潮作品重新发现了中国电影这种关注持续到上世纪末,2000年的戛纳电影节或可作为一个高潮般的结点,《花样年华捧得最佳男演员和最佳技术大奖评委会大奖授给鬼子来了》;一一得到最佳导演奖不过此后华语影片的表现也许可以直接从本次影展2000年后选片的捉襟见肘中反映出来

香港电影已难返黄金时代的辉煌而台湾电影则从未真正市场繁荣大陆近年终于有了世界第二的电影票房但仅凭国内市场便可运作收回投资的创作环境已无需提倡艺术性的国际电影节市场的支持投资者和创作者自然愿意把把都打安全牌影片内容跟风趣味乏陈电影被植入到了大银幕广告中

而伴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繁荣艺术家影像逐渐成为令人关注的兴奋点本次活动也延伸到视觉艺术领域展出影像艺术家杨福东的新作新女性》(New Women),邀请电影摄影师杜可风呈现视频装置离言万语》(Away with Words),并做现场艺术表演

在五屏录像作品离言万语杜可风按划分的屏幕上播放着他所拍摄的电影画面:《花样年华》、《阿飞正传》、《堕落天使》、《春光乍泄》、《英雄》、《无间道》、《如果爱》,甚至还有崔健导演未公映的影片蓝色骨头以及杜可风用摄像机在北京随意捕捉的街头生活画面所有画面都被重新剪辑配乐,《花样年华中梁朝伟和张曼玉房间内大跳摇摆舞这种被剪段落也在其中

“《离言万语是我对于文字和画面关系的隐喻需要找到一种对待文字的方法用以传达语言叙事……作为电影人我们也需要找到一种方法远离文字’,使得情感经验颜色能量可以直接成为电影力量击打观者……”现场艺术表演中杜可风伴着他的电影画面做阐释

杜可风作为华语影坛视觉风格独树一帜的摄影师同时拥有最为混杂的语言系统——长期生活和工作在亚洲粤语和普通话甚至成为了这位澳洲出生长大的白人的母语影像更像是一个他可以统一并得以自由表达的语言。《离言万语中将电影画面从它原有的影片叙事语境中拎出被赋予新的视觉指向现场表演时摄影师回到他熟悉的影像系统自我审视地表达如何将文字转化成画面用回响填满空间的自然过程

与杜可风作品比邻的是杨福东的新作新女性》,五屏黑白无声影像装置参与演出的五位女子全裸出镜在空荡的空间中游走坐定出神如果将作品视为与百年华语电影回顾的一次对话不仅作品名称可直接联想起本次活动中放映的30年代蔡楚生导演阮玲玉主演的同名影片新女性》,杨福东的影像进一步将女性在电影银幕中被崇拜(女神)或被抛弃的形象(妓女)做了心理层面的抽离并用裸体——最自由最禁忌的方式对于无畏进取的女性精神给予肉体化的视觉隐喻

视觉艺术展览与电影放映在同一个空间进行坦白的对话和争锋——我们以此为观众提供更多层面接近电影的方式并将电影再次带回视觉艺术的语境之中。” 诺阿科文如是说

— 文/ 谢萌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